第11章 变故又生

    第11章 变故又生 (第1/3页)

    “呵,老窦那个小.婊.子养的,鬼盘算打的精明哟,好事都要让你们窦家占尽了。”

    安乐窝里,老披甲人一边‘吱吱嘎嘎’的放着吊门,一边审视‘兔相公’般审视着李长寿笑骂。

    又道:“既然你是老窦的侄子,想来是知道咱这规矩的。喏,狗窝边那顶小帐,就是你的。若敢乱跑乱动,仔细你的小命!”

    李长寿谦卑的垂下头,‘是是’的应个不停。

    待老披甲人背上弓,叼着旱烟袋就要离开,李长寿忽然谦卑的讨巧道:“喇叭大叔,您,您这有没有吃食,小的肚子饿坏了……”

    “哼。”

    老披甲人打量小狗子一般打量了李长寿一眼,啐道:“果然是个怪事多的。你且在这等着,等会让人给你端点食来。”

    “谢谢,谢谢喇叭大叔……”

    李长寿忙千恩万谢的鞠躬行礼,可低下头的瞬间,嘴角边止不住露出了一抹冷笑!

    ……

    之前在山顶看这窝子时,都能被其中森严惊到,更况乎是这里面了。

    李长寿此时通过这小帐篷的缝隙,看外面的天地,就跟后世美剧中那些荒野监狱的犯人、审视他们所处的环境差不多。

    这般压抑的深沉中,别说女人了,成年男人也不会有什么好办法。

    简单吃了些跟狗食差不多的饭菜,李长寿缩在小帐篷里,眯着眼睛看向正在不远处烤着一条肥美羊腿的老披甲人,心里愈发沉稳。

    这营地在许多方面,都无懈可击一般,但最大也是最致命的缺点,便是看守的人太少了。

    老披甲人就算依然虎老雄风在,绝对不弱,可他老婆明显身体不是太好,饭都做不了。

    这狗食般的饭食,还是几个年轻女人做的。

    当然,她们吃的自然也是这等‘狗食’,即便这窝子里的存粮并不少,角落里还圈养着十几只羊。

    不过!

    看着那烤羊腿散发出的诱人香气与模样,再看看不远处几个女人大帐篷里的窃窃私语声,李长寿忽然,想明白了什么!

    嘴角边那等冷笑不由更甚!

    本以为这条老狗早就不行了,不中用了,却不曾想,这老狗的身体,有点了得啊。

    却也正好!

    等会,还能省李长寿不少力气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