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消息与缘由

    第9章 消息与缘由 (第1/3页)

    看着手上刚摸自己左肩处、留下来的还温热的猩红,李长寿倒没觉得疼,却是透骨的发寒!

    那狗东西,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啊……

    “狗尼堪,爷我要活剐了你哇!!!哇,气煞我也!!!”

    陷阱中的乌托骨这时也看到了李长寿的半个身形,本就愤怒的心神,登时炸裂了,止不住破口大骂。

    然而他身上即便有不少防护装,却并没有真的披甲,跌落时又是本能的四仰八叉的跌进去。

    此时,他两条大腿都已经被几根尖木桩刺穿了,胯下核心部位,同样是鲜血涌动,已经是动不了了。

    但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他上半身却没受到致命伤害,此时正靠在一边的陷阱壁上大骂。

    李长寿看着他手中已经没了匕首,而是在拔着旁边的尖木桩,也陡然回过神来。

    这他娘的,这是刻意创造难度啊!

    居然没死?!

    但李长寿也来不及思虑,急急退后几步,正好看到旁边一块足球大小的石块,登时有了想法。

    忙是一把抱起石块,强自平复一下,再次小心的摸上前来!

    到此时,李长寿暴虐的脑海已经清醒了大半。

    不是他不想从正面击溃对手,阵斩这头鞑子人熊,实在是双方差距过大,即便是现在这般,李长寿也没有把握,能在跟这头人熊中的博命中胜出。

    正如后世科学家对人与动物区别的最核心总结!

    人,为什么比动物牛批?

    因为人会使用工具!

    此时这般,深山老林,缺医少药,能用更少的力气解决敌人,李长寿怎会拿自己的生命安全来冒险?

    片刻,李春来抱着大石块,已经重新来到了这大陷阱之前。

    但稍一思量,李长寿并未贸然,而是灵巧的绕到了对面,那头鞑子人熊的正上方。

    此时这头鞑子人熊嗷嗷的呼喊声,也正成为了李春来的定位利器。

    “狗尼堪,给爷我等着,爷我早晚要把你们全家杀绝,让你,唔……”

    正当乌托骨还要放狠话,眼前却是猛然一黑。

    下一瞬,脑袋一歪,便是靠在了陷阱壁上,再没了动静,只剩额头部位,鲜血涌泉般汩汩的往外涌动。

    上面,李长寿狗一般的呼呼喘着粗气,却并不敢第一时间上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