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东宫军训

    第19章 东宫军训 (第1/3页)

    李承乾看着跪在地上的四个人,心里暗道:这四个人既然识破了自己的心思,以自己皇太子的身份不能再强行让他们与薛仁贵比武。

    便淡淡地道:“既然如此,你们速去整理军列,孤王要跟将士们说几句话。”

    “遵令!”四人如蒙大赦,慌忙去广场上整理军列。

    “要不,你们挑几人出来跟薛仁贵比比?”李承乾把目光转向一旁幸灾乐祸的东宫六率的将军们。

    “不不,太子殿下说笑了,我等怎么敢与薛将军比试?”六率的将军们忙赔笑拒绝。

    这边李承乾也不含糊,立即向薛仁贵裴行俭和丘神绩下令:“薛仁贵听令!”

    薛仁贵忙上前单膝跪地,双手抱拳大声道:“末将在。”

    李承乾心里高兴,便胡言乱语道:“奉天承运,皇太子令曰:东宫千备身薛仁贵武艺高强,弓马娴熟,文通六艺,武习姜孙,孤念将才难得,特超迁为检校左右监门率、左右内率府总教习,即日起署理四率常务,钦此!”

    “末将谢太子殿下恩典!”薛仁贵再拜起身。

    “太子殿下这‘奉天承运’不是太子令谕里的应该用的词!”许敬宗慌忙上前道。

    “那孤王用这四个字,可有违礼越制?”‘奉天承运’这四个字是到了明朝才在国家诏书里用的。

    “那倒没有,以前没有人用过。只是这四个字似是只有皇帝才能用,太子殿下用了,怕是皇上他……”许敬宗犹豫着没往下说,但是意思大家都懂,怕李世民多心。

    “父皇是天子当然是奉天承运之人,但孤王是皇太子自然也应该是奉天承运之人。所以这四个字父皇和孤王谁用都一样,既然父皇没有用,孤王用了别人也应该说不出什么,非要揪这个毛病的人,那一定是别有居心。”

    “太子所言甚是!”许敬宗不敢坚持。

    “孤王的令谕,以后都在前面加上奉天承运四个字。”

    “裴行俭你就权知四率长史,丘神绩你权知四率录事参军,你们二人,协助薛仁贵训练这四率人马,待训练完成后,孤王会重新给你们授职。”裴行俭和丘神绩内心有无限委屈啊,给薛仁贵封官就是‘奉天承运’给我们封官就这么随便。

    但是泪水只能往心里流,面上还得感谢太子殿下恩典。

    李承乾这边做好新的人事安排,广场上那边也整列完毕,等待李承乾训话。

    李承乾再次走上石台,站在石台上看向下面的将士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