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青天”卢布

    第11章 “青天”卢布 (第1/3页)

    当天正午,芙蓉园里一处临水阁楼上,魏王李泰正在举行他的庆功宴。

    他的客人只有两个五十多岁老头,一个是工部尚书杜楚客,一个是大理寺少卿卢布,都是设计状告东宫的大功臣。

    外面虽然寒风呼啸,但阁楼内烧着八个大炭盆,烘的里面温暖如春。

    李泰满面笑容地给卢布敬酒,卢布一口饮尽杯中酒道:“真是好酒啊!”

    “哈哈,请先生多饮几杯,驱驱寒气。”李泰闻言十分殷勤。

    “谢殿下。”说着又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李泰又去敬杜楚客,三人几杯酒下肚便开始讨论这两天的事情。

    杜楚客神色疑惑地道:“我今天早上已经打听清楚,昨天房玄龄训斥东宫,就只是训斥并没有什么实际的惩罚也没有让他给孔颖达赔罪。”

    李泰闻言轻松地道:“父皇现在对他失望透了,太子是不能让他当了,但到底是父子,这个时候还能再去苛责他什么。让房玄龄公开训斥,就是为了向众臣表明心迹。”

    “对,殿下说的对,就是这样的,所以昨天一听说房玄龄亲自去东宫传口谕训斥他,微臣就直接发动了。”你看今天不知道又有多少官员弹劾东宫呢。”卢布喝的舌头有些大。

    “为保万无一失,我们要动用岑文本,不能再让中书省扣着奏表不送给陛下的事,再出现了。”杜楚客郑重地道。

    “杜先生言之有理,这个时候一点错都不能出。”李泰也认真起来。

    说完正事,三人又说些风花雪月,杜楚客和卢布便告辞离开芙蓉园,回各自衙门当值去了。

    自从卢布昨天接了状告李承乾的状子,大理寺卿孙伏伽和另一个大理寺少卿朱和就都请了病假。

    目前大理寺做主就是卢布。

    卢布已经攀上魏王这个高枝,对大理寺其他人自然也不放在心上,何况现在可是与东宫斗争的关键时期,没有掣肘对他后面的行动只会更好。

    卢布晕晕呼呼地来到大理寺,就见两个大理正,都在他公事房门前焦急地等他回来。

    卢布知道他们有事,便一边走,一边大声道:“你们不在各自值的房在这做什么?”

    “回禀少卿大人,外面有人鸣冤。”一个大理寺正上前一步道。

    “有人鸣冤你们就该按例办理,怎么到我这儿来了呢?”卢布走到跟前,腆着肚子,斜着眼道。

    那个大理正,只得赔着笑道:“还不是因为案情重大,牵涉的人也地位太过崇高,下官们不敢做主,只有等像大人您这样有担当的朝廷大臣才能决断。”

    “嗯”卢布听了十分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