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印书

    第7章 印书 (第1/3页)

    崇贤馆的直学士都是通读经书的饱学之士,自然一点便透,李承乾只花了四天时间就把四书及注解讲清楚了,又花了一天时间审稿和添加标点符号。

    李承乾解四书大多是根据朱熹的《四书集注》作的,也有些是根据南怀瑾解读儒家经典作的。

    最重要的是把朱熹的序删了重新作,对孔子和孟子多处都有批评之语,如对孔子的“君子谋道不谋食。耕也,馁在其中矣;学也,禄在其中矣。君子忧道不忧贫。”明确指出:圣人必须为老百姓解决吃喝的问题,上古之世:有巢氏、神农氏、后稷这些圣王之所以有功,都是因为他们解决了当时部族的吃饭问题。

    对礼与实,本与末也进行了辩论,明确指出,礼乐教化都是应该向着使老百姓的生活越过越好的方向制定。

    这些观点,都刷新了崇贤馆里的所有直学士的思想,尤其是郝处俊更是直称李承乾是周公以后的第一个圣人。

    几天下来包括郝处俊、张士衡在内的所有崇贤馆直学士,对李承乾的佩服可以说是黄河之水天上来滔滔不绝。

    很多穿越小说,主人公一到古代就开始抄诗然后得到一片赞誉。也不想想李白写诗写的那么好,唐玄宗也不过把他当做娼优看待,也就是在宴会上让他写诗祝兴。

    可是能解读经书的人呢?看看孔颖达有多牛就知道了。

    李承乾身为皇太子,就因为孔颖达给定了个“乱解经典”的罪名,没有任何人来求证一句,所有世家大族的文人全部上奏疏弹劾太子不能承继宗庙。

    李承乾这几天所表现出来水平,不说理念对错仅就知识学术,那绝对是能成一家之言的大宗师,怎能不让这些学究发自内心的佩服?

    当然李承乾没有在意这些,因为这些都是他在后世读别人的。

    而且,他知道虽然唐朝人读经不解经义注释也只是注释个字词,不像宋朝和明朝的人注释的都是整篇文章的意思。

    但是解经权一直都在世家大族手里,别人想解读经书不管对错,都要被整死。

    所以后来武则天打压世家的一种方式就是在科举中贬低明经科抬高进士科,明经科考的是经书进士考的是诗才。

    就是因为解读经书的权力在世家手里,而诗才评判权在她手里。可是会作诗的才子在政治上大都少有建树,这就导致了唐初的出将入相制度,在开元和天宝年间难以为继,一方面是李林辅从中作梗,另一方面也是才子实在难有为大将的气质和能力。

    所以李承乾真是不敢开启盛唐诗风啊。

    李承乾看着整理好的文章,默默地想着想办事真难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