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要整救贞观之治

    第4章 要整救贞观之治 (第1/3页)

    李承乾回到丽政殿,看身边都是些小太监,知道无用只得叫来老鬼(柏舟),问他近期京中的情况。

    原来李世民带着李治于十一月初五去骊山行宫了,大臣里陪驾的是房玄龄和岑文本,京城留守的是右仆射高仕廉和中书令杨师道。

    杨师道是隋朝的皇族,他还是李渊的五女儿长广公主的驸马。

    杨师道做官做事都谨小慎微,虽然有些文采,但行政能力一般,因为抑制权贵,处处受到权贵掣肘,更显得他能力平庸。

    在历史上明年李承乾谋反,他的追随者中就有长广公主和前夫生的儿子赵节。

    杨师道和房玄龄,长孙无忌负责审理此案,杨师道因为替赵节说情被贬为吏部尚书。

    李承乾想着杨师道,又想着贞观十六年的大唐。

    这一年魏征病重,朝堂上的谏臣就是刘洎和诸遂良,这两位一来没有魏征的份量,二来也没有魏征治国的才能,三来私心太重。

    随着大唐国势日盛,李世民的威望达到了他一生中最鼎盛的时期。

    比如他在贞观十六年年初时亲口对近臣说:大唐现在有两喜一忧。

    一喜是:连年丰收,长安城的粟米每一斗只卖三四个钱。

    二喜是:连年边境平安,没有外患,其实一直有战乱。

    唯一值得忧虑的是,在这种稳定的大环境下,人们都不再有危机感文恬武嬉,以后有事了麻烦。

    谁都看得出来,两喜是李世民在夸耀自己的功绩,而一忧更多是为了显示他的智慧随口说说。

    但是到了明年年初魏征去世,李承乾和李佑接连造反,数名亲人被处死,在立太子时又受尽群臣的摆布。

    接着亲征高句丽小胜而归,把他心里最后那一点雄心壮志也消磨干净了。

    在后面的几年里,李世民除了到处游玩,就是说一些他自己也没有做到的治国心得,给他的身后名声做最后的补救。

    李承乾心里想着贞观朝后面几年的事情,神游天外,老鬼不敢打扰他,就任由他跪坐在那里发呆。

    李承乾想着,从史书上看李世民是非常重视他身后的名声,只要自己不像历史上那样密谋造反,他就不会废自己的太子之位。

    过几天自己也点一下科技树,说不定一下子就能得到天下臣民之心,也做一个千古明君。

    想着自己胸中的宏伟蓝图,在一千多年前的大唐铺开,想着自己被朝堂上的老狐狸们的崇拜地看着,真诚的赞颂着。

    不觉嘴角上翘,露出得意地笑容。

    “什么事让太子殿下这么高兴?”可恶的老鬼打断了李承乾的白日梦。

    不过李承乾并不生气,扶着老鬼艰难地站起来,感觉到腰酸背疼两条腿几乎都不是自己的了——在地上坐的时间长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