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强悍的孔颖达

    第3章 强悍的孔颖达 (第1/3页)

    李象虽然能读出来,但是还不能完全明白诗的意思,而下面的几位直学士却都被震惊了。

    这首诗初读浅显平淡,但是细细回味,其中蕴含的哲理却深刻而携永。

    其中一个直学士,起身朝李承乾再次一拜激动地道:“太子殿下如此诗才,真是愧煞我等。今天托皇长孙的福,亲受太子教诲真是三生有幸!”

    李承乾看他身材魁梧,相貌清俊,说起话来真挚诚恳,便问道:“孤王眼拙,不知这位先生怎么称呼?”

    “臣郝处俊拜见太子殿下。”说着郑重拜下。

    李承乾心里一惊,郝处俊是唐高宗时的宰相,曾协助李绩平乱,反对唐高宗让位给武则天。

    李承乾忙把剥好的桔子给李厥,起身把郝处俊扶起。

    诚恳地对他道:“甑山县公不必多礼,孤王久闻甑山县公博学多才尤善《汉书》,久欲一见不想公就在崇贤馆真是天幸。”

    郝处俊的父亲有功于唐室被封为甑山县公,所以李承乾称他甑山县公。

    郝处俊听到李承乾听说过自己,激动地再次拜倒道:“微臣无能在崇贤馆混事二年未建寸功,有辱太子殿下清听,真是惭愧”

    李承乾温文尔雅地安抚住激动不已的郝处俊,又问其他几个直学士姓名。

    其中一个老者竟是四川大儒张士衡,张士衡带学生出川游学,是被原来李承乾请来东宫的,只是他的劝谏李承乾听不进去,就放在崇贤馆做直学士。

    现在的李承乾知道根底,自然好言安抚几位直学士好让他倾心效命。

    李承乾突然礼贤下士的作为,弄得众位直学士都心情激动,以为看到了自己升官发财的希望。

    李承乾心里暗自得意,见火候差不多了决定再加一把劲。

    呵呵笑道:“象儿毕竟年龄还小,像一些高深的学问讲了他还不一定能懂。”

    几个直学士闻弦歌而知雅意,都连忙起身行礼道:“请太子殿下赐教。”

    李象也跟着道:“请父王教诲。”

    众人正说着,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儿缓步走进来。

    李承乾笑呵呵的看着众人道:“学问做到精深处,要做到‘知行合一’

    那么怎么才能做到‘知行合一’呢?是不是拿着一本经书,照着上面写的去做呢?

    当然不是,那样人反倒被书误了,读了书是要去实践的,通过实践发现书里的错处,并且找到正确的解决方法,再把正确的方法总结出来,编成新的书让后人拿着新的书再去实践。

    这样我们的学问才能在一代一代人不懈的努力下发扬光大,不断更新。”李承乾这段话里,实际上是***的《实践论》的精华,又暗合《易经》。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