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纸上得来终觉浅

    第2章 纸上得来终觉浅 (第1/3页)

    杨舟记得太极宫是隋朝修建的,原名叫大兴宫,太极宫的东宫整体面枳约为1.24平方公里,约是北京故宫的1.7倍。

    东宫南北中轴上有五座正殿,从南到北第一座是显德殿,显德殿是东宫的外朝,建的极其宏伟壮观,当年李世民就是在显德殿登基称帝的。

    后来武则天的儿子李显登基,改为嘉德殿。

    后面依次是崇教殿、丽正殿、光天殿和后园里的承恩殿。

    承恩殿两旁是从左到右是宜春宫和宜秋宫。

    杨舟走出大殿,被风一吹顿觉寒冷刺骨,想回身找件衣服,太子妃已从后面给他披上一件缎面的狐皮斗篷。

    杨舟心里一暖,回头朝太子妃温暖一笑,抬头看见门额上写着“宜秋宫”。

    “你就留在这里看房子吧。”老鬼柏舟是李承乾的亲信,李承乾“昏迷”不醒,他都敢把太子妃拦在寝宫外面。

    想想李承乾干的那些事儿,就知道他也不是个好东西。再说了,他跟李承乾如此亲近,自己是个穿越者,留着他在身边,万一被他看穿了怎么办?

    一路上杨舟想着怎么适应李承乾的身份,没心情欣赏这宏伟庄严的隋唐宫殿。

    一刻钟后,杨舟一行人来到丽正殿。

    丽正殿里早有女官备下早餐和洗漱用具,杨舟由几个宫女伺候洗漱。

    唐时是分餐制,每个人面前放一张小几,人跪坐在小几后面。

    李承乾的脚不好,杨舟直接盘脚坐在正位。

    看见太子妃规规矩矩,跪坐在侧面,装做不经意地道:“怎么不见象儿和厥儿?”

    李象是李承乾娶太子妃之前与宫女生的庶长子,贞观八年出生,现在已经是贞观十六年底,该有八岁了。

    李厥是太子妃亲生的,贞观十二年出生的,现在四岁。

    杨舟现在找这哥俩儿,是为了从小孩子嘴里套话。

    “象儿在宜春宫,厥儿在承恩殿有乳母照顾。”太子妃有些紧张道。

    “让他们过来,我们一起吃。”杨舟随意道。

    只是他装的越随意,给予太子妃等人的震撼越强烈。

    自从长孙皇后去世,李承乾逐渐失去李世民的宠爱,李承乾就开始患得患失,近两年都开始自暴自弃了。

    整天和他边的宵小之徒寻欢作乐,对妻子家小很少过问,太子妃和两个儿子都不止一次地被他无端训诉。

    两个儿子见了他都战战兢兢,平常父子极少见面。

    今天李承乾竟然主动要找两个儿子一起吃饭,实在是稀罕事。

    不一时保姆带来李象和李厥,小兄弟俩向杨舟行礼问安,口称“父王”。

    杨舟顿时愣住了,他不是李承乾,他没有做过父亲。

    看着两个粉雕玉琢的小正太,在自己面前战战兢兢的心中不由一颤。

    暗想:我的灵魂是飞不出去这具身体了,这具身体的一切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