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方士?圣经?

    第二十九章 方士?圣经? (第1/3页)

小舅对这手抓饭很不感冒,一边吃还嘀咕说什么没有喀什老城区那边做的正宗。邢杰气得半死,出了力还不落好?吃饭都堵不上他的嘴!

    不过霍尔他们倒是吃的津津有味,一大桶的手抓饭顷刻间就被干光,这样的食客才是厨师最喜欢的。至于小舅?那就是被饭店赶出去的料,以后就等着科莱丽天天给他做热狗吃吧,天生吃泡面的命,想吃手擀面?做梦去吧!

    后边的发掘就是只能看小舅和阿齐兹还有两大教授的事情了,那些东西也没有人能看的懂。

    而获得翠玉录的杨教授,则是在现场就开始破译起来。不过蝌蚪文这种记录和资料都极少的东西,岂是能一会半会就翻译出来的?要知道,这种文字使用的年代可是夏朝,就算是在玄幻小说中,那个年代也有特定的称呼--上古!

    邢杰觉得破译这玩意实在是没有什么意义,连蒙带猜?你怎么能知道那个小虫子造型的文字在那时候叫什么?意思是什么?

    打个比方,中国历史中鼎鼎大名的战神蚩尤,都说他的名字是小虫子的意思,老天爷啊,你们是怎么知道的?难不成只是因为山下有只虫?你咋不说山底下压着孙猴子呢?

    所以呢?有那时间还不如去破译大乐透彩票的中奖几率更实际一点!让我们集齐七颗龙珠,哦,说错了,是七个数字,不就有钱了吗?

    邢杰在那里唧唧歪歪的,不一会就惹了众怒,所有人都对他怒目相视,可能是揭了他们的伤疤?谁知道呢?不过看到小舅和阿齐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好汉不吃眼前亏,于是邢杰连忙就退出了大厅。

    霍尔看见了也是只能耸耸肩膀表示爱莫能助,这也没什么,反正这里也不会有邢杰什么事情,还是回到营地好好的喝上一杯,早点洗洗睡吧。

    脚步声在甬道中塔塔作响,邢杰的心情还是不错的。看样子过了今天,就没有什么麻烦事情了,再说三百万美元打到了卡上,这可真是邢杰基伯昆兰一行最大的收获。

    和霍尔边走边聊,看到向上的阶梯,邢杰不免就想到了那位给米勒做心脏移植的女祭司,不得不说,长得还真的很漂亮,尤其是那傲人的身体,基本上和埃米那种火爆至极的身材可以相提并论。

    再说玩的也花哨,不着寸缕不说,还在身上玩彩绘,光想想都激动。可恨的是那时候被吓傻了,没有录下视频,周子玉的那份也被阿齐兹收于囊中,想再要回来晚上回顾一下,和五姑娘来个亲密约会,实在是难比登天啊。

    可是这女祭司跑哪里去了?就这么一条笔直的甬道,连个拐弯都没有。阿齐兹说这里有暗道很正常,可是不在意这么重要的一个角色真的好吗?

    最少也是两千年前的人啊,不说别的,还活着,就这三个字代表着什么?长生不老啊,敢公布出去,信不信全世界的顶级富豪,超级权贵们能杀红眼?

    还有,这个神庙的主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