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祭台

    第十五章 祭台 (第1/3页)

“其实这种说法并不能完全的成立,因为在古埃及的传说中,玛亚特也是透特的妻子。他们还有很多的孩子,其中最著名的就是阿蒙-拉,也就是后来的埃及主神。

    虽说公元前十六世纪时候,那些第十八王朝的法老们,把这位主神宣扬到了无所不能的地步,不过透特和玛亚特在埃及壁画中一直都是分开标记的。

    这可能是因为女性在古埃及的地位并不低,和强调两位神邸的重要性有关。不过当埃及被阿拉伯人攻占以后,他们的夫妻形象才正式的确立起来。”边上的克莱默教授插话道,

    对于这些老学究,邢杰已经是无语到极致了。

    这些老头子们的心能不能不要这么大?刚才还差点被蒙主召唤,现在几个人则是又在那里为这两个人为什么会出现在同一面墙上而争吵不已。

    看着晕倒一地的人,邢杰向着周子玉招了招手,让他帮忙把这些人移到一边上去。尤其是那些黑水安保,一个个的像熊大熊二一样沉,再不把他们搬起来,下边的那些个学者刚才没有死于争抢,现在绝对会被活活压死。

    周子玉高兴不高兴不是他说了算,而是埃米让他过来的。刚才他在邢杰昏迷之时,手握剑鞘,就像是战神附体一般,把一群人打了个七零八落,抱着昏倒在地的埃米就跑了回来。

    另外这小子长得确实不赖,很是俊俏。一双桃花眼此时也是炯炯有神,另外加上乃是青城山修道集团第二顺位继承人,和埃米也能说得上是门当户对。两人的感情迅速的升温,要不是环境不允许,邢杰敢保证两个人现在已经躺在豪华套房的大床之上了。

    “这还没有确定关系呢,就这样怕老婆,真是丢我们男人的脸啊。”看到周子玉如此做派,邢杰毫不留情的嘲笑道。

    “你懂个屁,这叫情趣。我在培养我们之间的感情呢,你这个处男有什么资格说我?”周子玉当即就反驳过来。

    埃米则是在祭台边上看着死不瞑目的米勒,神情很复杂。这个人原先追求过她,这一点谁都知道,对此当时埃米也并没有提出异议,有几分默许的样子。

    而且米勒本人也是家族的骄傲,精英中的精英,下一代族长的有力竞争者。但是谁能想得到,不过是片刻功夫,一个原本前程远大的优秀青年,竟然这样窝窝囊囊的死在了这座神庙当中,真的是命运使然啊。

    这米勒原本也只是想来这里镀镀金,顺便搞上一点有用的情报,但是现在只能是被装进棺材中送回美国去。

    埃米摇了摇头,一边是已经死去的米勒,另一边则是同样优秀的周子玉。这米勒刚死,自己就投入到另一个人的怀抱之中,是不是有些过份?

    邢杰和周子玉累了个半死,才把那些昏迷过去的人给一一放好,虽然刚才都是拼死拼活的,但那不是被迷惑了嘛,只要清醒过来,自然就没有什么事情。

    他们之间的恩怨,就像是一笔糊涂账,没法说的清的。

    当周子玉和邢杰来到祭台边上,准备把米勒给抬下来。这小子就是个倒霉蛋,埃米在祭台上蹦跶了那么长时间,一点事都没有,他一上去,就被一颗流弹给弄死了。这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