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我要自立

    第十二章 我要自立 (第1/3页)

一个时辰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只是对于富甲等人来说,这一个时辰犹如末日。

    太阳散发着柔和的光芒,空气清新,小鸟啼鸣,露水打湿了地面的青石,几个身影迎着阳光而来,缓缓走进了这院子之中。

    为手一人手持一杆大烟锅子,几缕烟丝袅袅顺着烟嘴上浮,此人看上去五十有二,一身青色大褂,头发略短显得干练,耳垂略长,似是有福之人,只是嘴唇略薄,看上去不太好说话。

    身边跟着两个年轻人,不过却都穿着浩雪宗的弟子服饰,看来都是外门的弟子,其中一个身型略胖,不过年岁略小,看上去也就十三四岁,另外一个身影偏瘦,但是个头很高,看上去跟根竹竿一样。

    “钟管事,你说这肖师兄也真够背的啊,白白的就送了性命。”

    这时身边的胖弟子嘬着牙花子,从牙缝挤出这么一句话来,还不时用尾指掏掏牙缝,看来早晨这顿吃的挺丰盛,身边的瘦高个,眉头微微一皱,但是却没说什么,一张脸面无表情,看上去怪吓人的。

    “吉柯,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小心使得万年船。”

    这钟管事嘬了两口烟锅子,脸上露出惬意的神色,嘴还砸吧几下,似在回味一般,随后开口道:“赶紧办完你哥交代的事情,咱们也好早早回去,我可不想跟这些凡人呆在一起,染上一身的晦气。”

    瘦高个的男子抬头看了他一眼,抿了抿嘴,不过最终还是保持了沉默,吉柯转头看了他一眼,不屑的说道:“高麻杆咋滴?你有话要说?”

    此人姓高名启明,只是为人自恃清高,不愿同他人同流合污,平日里没少受两人挤兑,只是两人都是有后台的,他的性格又木纳,于是就有人给他起了一个外号叫'麻杆'。

    钟管事看了他一眼,冷哼一声,似是有些不满,吉柯幸灾乐祸的看了他一眼,就听边上钟管事说道:“这富甲真是越来越有本事了,这都卯时三刻了,连个人影都没见着,架子真是大的很啊。”

    “兴许是有些喜出望外,多喝了几杯吧,不行咱们先进去待会,这次他可是上贡了不少好东西,我哥那边也交代了,就让他得瑟一回吧。”一旁的吉柯淡淡的说道。

    高启明暗自叹了口气,抬头瞥了一眼来时的路,眉头微微一皱,随后又舒展开来。

    “算了算了,咱们先进去吧,等事了了,再好好敲他一笔。”钟管事摆了摆手,迈步走进了院子。

    吉柯似笑非笑的舔了舔嘴唇紧随其后,高启明叹了口气,正准备进去呢,就听到里面咣当一声,似乎是钟管事手里的烟锅子掉地上了,紧接着就听到吉柯猛吸一口冷气。

    高启明知道里面准出事了,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进去,最先出现在眼前的是倒在花丛里的黄八,双手扶腰满脸黑泥,脑袋上顶着一个鸡蛋大的包,嘴里哼哼唧唧的。

    紧随其后的就是还昏迷不醒的马三跟刘丙两人,两人仍保持着头朝下屁股朝上的架势,而真正让钟管事吓得烟锅子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